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行情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第八百七十六章成长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第八百七十六章 成长

小阴阳阵给了刘清晨等人。

可把隐世宗门的各位大佬高兴的不得了,对田二苗一番感恩戴德。

这种局面是田二苗想要看到的。

进入飞升界不容易出来。

更何况,还有……

想到星空之中,田二苗心里就不是滋味。

这晚,他坐在鹰嘴渠边的石头上,看着满天的繁星。

他是修真者,他是属于那里的。

这些道理田二苗都明白。

可是,一些情感牵绊了他。

李思念来到了田二苗旁边,坐下。

她也抬头看着星空,很平静。

田二苗看了看李思念的侧脸,他露出微笑来,“你现在是关键时期。”

“关键不关键的都不要紧。”李思念这么说。

她的嘴角还流露着笑,是自内心的。

田二苗重新看向夜空,他说道:“我知道你对我把小阴阳阵给了他们心存疑惑。”

“对。”李思念说道:“别人不知道小阴阳阵,可我知道。”

李思念凝视着田二苗的眼睛,改善服务态度。严把食品安全关接着说:“我还记得你是怎么得到小阴阳阵的。”

“哦?”田二苗微微一愣。

“在柳城拍卖会上,你得到了小阴阳阵,可是九死一生。”李思念的眼睛闪烁着星光,神秘之极。

“我说呢。”田二苗道:“好几次我以为自己死定了,而追杀我的那些人却无缘无故的死了,原来……”

“嘘……”李思念打断了田二苗,她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你得到小阴阳阵所付出的东西。”

“我知道,小阴阳阵是我用命换来的,但是,给了刘清晨他们我是有考虑的。”

田二苗说道:“这一次解决湖水村的隐患,没有他们是不行的,他们付出了劳动,那么,就要得到报酬。”

“你完全可以用培元丹。”

李思念道:“我相信,你只要用培元丹利诱,他们也会全力帮忙。”

“你说的没错,可是,我不想只有买卖。”田二苗这么说。

“怎么讲?”李思念问道。

“我感觉的到,飞升界难进难出。”

田二苗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难进,是要有筑基期的实力才行,对于地球上的修真者来说,筑基难比登天,所以,难进。”

“难出……”

田二苗顿了一下,“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进去后回来的,即便,那里有着适合修炼的环境,可是,总会有一些人想要回来看一看之类的,却没有。”

“我也问过刘清晨他们,他们都说从来没有人出来。”

“所以,是难出。”

“虽然,不知道是何原因,即便难以出来,我就要为留在飞升界之外的在意的人做一些保障。”

李思念表达了不同的意见:“是,他们拿到了小阴阳阵对你感恩,可是,这份感恩会持续多长时间呢?万一……万一他们用小阴阳阵对付湖水村怎么办?”

李思念凝视着田二苗,“小阴阳阵最具特点的就是混乱,会将你布置在湖水村的大阵给绞碎一空。”

田二苗笑了。

“你笑什么?”李思念道:“我有说错?”

“你的担心是没错的。”

田二苗说道:“人心是不可测的,小阴阳阵是能够毁掉很多的东西,包裹笼罩在湖水村的阵法,可是……”

田二苗又笑了。

“有话说话,老笑什么?”李思念嗔怒:“搞的我很傻一样。”

“真要有人说你傻,那他八成是傻的。”

田二苗继续道:“我是给了他们完整的小阴阳阵,可是,小阴阳阵真的是那么容易布置出来的吗?”

“主阵旗。”李思念眼睛一亮。

“对啊,他们之中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完全掌控主阵旗,即便陶迎彩活着也不行,这不是境界的关系,而是对阵法的熟悉,也不是只熟悉小阴阳阵。”

闻言,李思念道:“就是说,即便是我也不能完全掌控了主阵旗?”

“你的精力没放在阵法上面,所以,你也不行。”田二苗很直接的说道。

李思念眉头皱了皱,表示不理解。

田二苗解释:“任何的阵法想要完全挥其作用,都需要布阵者的沉淀,这个沉淀指的是心中有多少阵法的领悟和掌控了多少的阵法。”

“因为,每一个阵法看似不一样,其实你仔细研究就会现其中有想通之处,而这个想通,就是沉淀,否则,你根本现不了,也不能完全挥出阵法的能力。”

听田二苗这么说,李思念道:“岂不是说,他们拿走了小阴阳阵也是没用的?”

“有用而难以控制高潮。是有用,可要大打折扣了。”田二苗回道。

“嗯。该馆对世界航空航天发展史有着详细而精美的介绍”李思念不再纠结小阴阳阵之事。

田二苗却说着:“飞升界是一回事,最主要的是……”

李思念顺着田二苗指头指的方向看去,那是一片星空。

李思念收回目光,便看到了田二苗眼中的情绪。

她说道:“你不舍。”

“怎么能那么容易舍呢。”田二苗叹口气。

“过于执着会影响修炼。”李思念露出担忧。

“何为修炼呢?”田二苗吐出一口气,“修炼不光修的是境界,修的是整个人,何为整个人呢?”

“何为整个人……”李思念露出思考之色。

她是无尽大6的天才,往往天才都是一味修炼,其它的东西他们接触就少了,当然,不是所有的天才都是如此。

陈贵禽业协会喜获“国字号”殊荣 可,田二苗知道李思念是这类人。

田二苗将她拢入怀里,“亲情、感情、友谊等等等,你一点点的看透,一点点的接受,这也是一种成长,也是修炼。”

“成长吗,自然要经历一些磨难和苦楚。”

田二苗对李思念说了很多。

像是在将他的经验告诉了李思念,更像是在对自己诉说。

李思念静静的靠在田二苗肩上,静静的听着,认真的想着。

时间来到了深夜,两人不说话了。

田二苗看着星空,他在一点点的品味着自身成长所带来的心智磨炼。

李思念在思考着田二苗说的种种。

慢慢的,田二苗感受到了一丝冰冷。

“嗯?”

他看向李思念,现李思念的气息有些乱。

田二苗却没有急于给李思念帮助。

这是李思念的成长,他要干预的话,会对李思念造成不必要的影响。

婴幼儿肚脐贴
太原治疗妇科哪好
长沙治疗阳痿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