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导购

帝景决第六章青栎斧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帝景决 第六章 青栎斧

夜晚悄悄降临,走出莫管事的房屋的符轩二人,辨别了方向,朝自己暂时居住的木屋走去。

“符轩,也不知道如何才能通过那老头的考验,这可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完成的,三月的时间我们又能做到多少呢?”

“关哥,有时候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呢?尽力而为便可以了。”

“恩,说得对,我一定能成烟雨阁的弟子!”

几百米的距离并不远,几句话的功夫便是走到了木屋前,互相道别后符轩回到了自己的木屋。

里边十分简单,甚至可以说是简陋,一张木床,一把藤椅,还有一把半镶嵌在地面的青栎斧。

<32个镇街的资产负债率均已低于50%p> 符轩的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了那柄青栎斧上,细细的打量着,毕竟不管怎么说,这可是他第一次看到真正的法器。

在黑夜中,青栎斧散发出淡淡的绿光,在夜色中摇曳。符轩伸出手,握在了斧柄上,丝丝凉意顺着手掌涌入身躯,像是一股清流,使自己半月赶路的疲惫一扫而空,神清气爽。

符轩握着斧柄,用力一拉,竟然纹丝不动!

“原来如此,我说怎么莫管事说这青栎斧便是第一道考验。看来要拿起这斧头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无论符轩怎样发力,青栎斧如同与地面连为一体。在多番尝试后,精疲力尽的符轩在青栎斧旁睡了下去。他没有发现,身旁的青栎斧绿光不在环绕,而是一点一滴慢慢涌入了符轩的身体,虽然只是细微的一丝,但却真实的存在。

……

阳光透过木窗,洋洋洒洒的铺在符轩的身上,新的一天,也是试炼的第一天开始了。

符轩直起身子,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看了看青栎斧,顺着太阳升起的地方,开始了又一天的佛门功课——诵经。

但是今日的诵读与以往却是有些不同,在阳光的照耀下,身子周边却散发着淡淡的紫金色光芒,紫色与金色互相交错,熠熠生辉。

“扣扣”

良久,随着敲门的声响,符轩才停止了梵唱,缓缓睁开眼眸。

微笑着将门打开,关奕正愁眉苦脸的看着符轩抱怨道:“这柄斧子是什么鬼?居然提都提不动。”

刚刚做完功课的符轩脸上还残留这佛门的端庄祥和,微笑着说:“关哥,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修炼是一步一步来的,持之以恒,总有一天我们一定能将这青栎斧提起来的!”

“说得好!”

不知何时莫管事来到了符轩二人的身后。

“这青栎斧不是靠蛮力能够提起来的,而是要将它当做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身心合一方能挥动它。暂时你们是没办法用它去完成试炼的,我想那老家伙让你们来这里的目的怕也是让你们能够达到修炼的入门标准吧!修炼最基本的要求便是能够和天地沟通,汲取天地中的元力补充自身,壮大自身,而汲取天地中元力的最基本条件便是融于天地间,把自己当做这天地间的一份子。”

符轩二人若有所思,莫管事看到这里,暗自点了点头,蹒跚的离去。

从日出到日落,从月升到月落,如此反复三次,符轩的身子像是与日光融为一体,与月光如影随形,这时的符轩方才睁开了眼眸,淡笑道:“原来如此。”

随即看了看身旁却空空如也。符轩一脸错愕,随后将目光投向关奕的木屋。

符轩手搭在门上刚要敲门,手指刚刚碰触到门板,却见门悄然开了。关奕在房间中用力的拔着青栎斧,哪怕满头大汗也未曾停息。

不管关奕如何选择,是别人的选择,符轩看到关奕的样子,轻轻将房门带回来。

回到自己木屋的符轩,看着地上的青栎斧,双手握住斧柄,闭上双眼,双手缓缓用力向上提起,青栎斧发出青绿色的光芒,缓缓离开地面。就在斧尖离开地面的一瞬间,青光乍现,旋即符轩一个踉跄青栎斧与符轩一同倒地。

符轩揉了揉首先与地面接触的膝盖,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莫管事居然坑我,这斧子就算感悟了身心合一,能够与斧子融为一体,也不过是有了提起斧子的潜力而已,这斧子估摸着恐怕有两三百斤重吧,怪不得那天看到的那个壮汉也是青筋突现才能挥舞得动。”

本以为水到渠成的事情,却发生这样的意外,让符轩泄气的趴在床上,加上三天没有足够的睡眠,就这样沉沉的睡去。

青栎斧在符轩睡加上钢厂新一期价格政策以上调为主下后又再一次开始散发出青色的光芒,却是时而强盛时而收回,像是在愉悦的跳动,在欢呼符轩的到来,随后丝丝绿芒再一次一丝一缕的涌入符轩的身体。

夜里,乌云密布,月光没有了落脚处,今夜,格外的黑。

这一天,灰蒙蒙的,符轩结束了佛法的功课,打开木屋,一阵阵冷风吹过,冻得符轩一阵哆嗦。赶忙靠在门后。这一天,符轩怕是都不会出门了。

合起木门后,符轩看着依旧躺在地上的青栎斧,摇了摇头,叹气道:“也不知在考核时间内能不能把你拿起并覆盖全区所有医疗机构来,更别说是加工木材了。”

说归说,但是从小在佛门长大,他的小小的佛心又岂是这么轻易动摇的。目光盯着青栎斧,又是跃跃欲试了。

卷起手袖,双手握住斧柄,再一次用力往上提起,青光闪烁,却未曾移动丝毫,符轩不信邪的继续用力,却都是无用功,这时,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刚才还在外面空地劈青栎木的弟子也都悄然回到各自的屋内。万籁俱寂,只有雨点在淅淅沥沥。

屋内的符轩早已满头大汗,握住青栎斧的手却依旧不肯松开。绿光已经缠绕在了符轩的手臂上。渐渐融入符轩双手中。

终于,绿光越来越弱,直至消失,就在最后一缕绿光消失的瞬间,青栎斧终于离开了地面,随着符轩的用力,缓缓抬高。

符轩看着手中的青栎斧,露出淡淡的微笑。

这时莫管事的身影再次出现在符轩的房间,眯笑着对符轩道:“小子不错,修行大道,从来不缺乏天才,缺乏的,是有坚定信念,持之以恒者,如此之人方能的证大道。你在杂役房的第一道试炼,青栎试炼完成了,恭喜你。”

符轩看着如今在手中仿若空无一物的青栎斧,真不敢相信它居然有几百斤重量。

“莫管事,为何几百斤重的青栎斧如今却是在我手中仿佛没有重量一般,还有那青色的光芒是怎么回事?”

莫管事拍了拍肚子,手掌一伸,手中出现了一柄青栎斧,示意符轩拿拿看。

符轩将信将疑的握住青栎斧,莫管事突然将拖住青栎斧的手掌撤下,符轩直接被青栎斧巨大的重量拉扯的摔在了地上。

这时莫管事才说:“青栎斧是可以随使用者慢慢提升的成长型法器,虽然一开始只是最低级的黄阶法器,但是它同我们人类一样拥有这成长性。每一柄青栎斧,都是独立不同的个体,也同样的拥有不同的成长轨迹,只有它认同的人才有使用它的权利。”

“因此,只有你自己的那柄青栎斧你才能拿动。好了,适应一下你的第一柄法器,同时很可能也是陪伴你一生的法器。而那青色光芒便是这青栎树的精华所在,每一份青相那儿、怎么相栎树中的精华是固定的,比如这青栎斧中的精华,只有你将它全部吸收,青栎斧才算认可了你,你也才能使用它。”

声音还在耳边,而莫管事的身影早已渐渐消散,他依旧是那样的来无影去无踪。

符轩坐在地上,拿起自己的青栎斧,紧了紧手掌,对着青栎斧道:“多多指教了,青栎斧”,背靠墙壁,将青栎斧放入怀中,缓缓闭上双眼,静静聆听这一刻秋雨打落叶的声音。

西宁治妇科哪家医院好
成都治疗包皮哪家好
银川治男科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