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封尘山海录第二十九章以身试险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封尘山海录 第二十九章 以身试险

一路上公孙掣策马疾驰,奔走在良阳石路上,穿街走巷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四石桥,桥两侧围满了过往的行人。

公孙掣下马跑上前去,挤开人群想一探究竟,挤进人群定睛看去才发现昔日的那座雕花纹龙的拱桥已是断裂了一半,断开的巨石落在河道内被河水冲刷着,人群指着拱桥四下议论纷纷。

公孙掣对着一个年迈老者问道:“老人家,敢问这是怎么了?”

老人拈了拈灰白的胡须叹气道:“说来也怪了,今年良阳城祸事不断,有人前些时日预言说大荒不日要有翻天巨变,看来并非空穴来风啊。”

“那此桥为何成了这般模样?您可知晓?”

“打斗打的呗。”老人上下打量了一下公孙掣一番又说:“看你长的白净是大户人家孩子吧,这年头真是苦了我们咯,方才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子从天而降,一路杀戮屠虐,小姑娘为了救我们和他打斗在一起,打的真是昏天黑地。”

“那女子身形如何?长相如何?”

老人搔首遐想了片刻:“嗯…姑娘长的和你一般高又或是比你稍矮一些吧,穿着一身新衣,我想想…应该是青色的,对…还有…”

“老人家她们去了哪里?”公孙掣已是听的心急如焚,按耐不住了,两只手抓着老人急切问道。

“不知道,应该是像城东外面飞去了吧。”

公孙掣二话没与会上合组织成员国司法部长达成如下共识:说上马便向城东外赶去一路扬鞭而去。

城外林中爆炸声不绝于耳,两个身影你来我往一道青光与一道红光交错不息,突然两人逆向分开立于两只树干之上,相互对望。

青衣女子正是虞曼殊,此刻虞曼殊手持一柄黝黑双头蛇杖,这便是当日在神秘空间中与白帝过招时祭出的‘逆灵杖’,青色衣裙在打斗中已是有了一些残破。

对面之人黑袍加身,袍上绣着几朵血红的曼珠沙华何其亮眼,面部遮戴着一副面具,面具额上七颗星点,其中最尾端的一颗为火红色。

虞曼殊拦下此人实在是想帮公孙掣理清头绪,她曾见过公孙掣听到这般面具之人时面色煞白的样子,定是这人与公孙掣有莫大的关联,想为他弄清缘由。

“小姑娘,灵力不错,但你又斗不过我,看你貌美如花死了多可惜,老子饶你一命,快些滚吧,别耽误了老子去办大事。”面具之人率先开口说道。

虞曼殊自知灵力不及此人,少说这人灵力也是太素阶,但多少还是想为公孙掣问出一二:“你到底是何人?你在城中杀了祸害了那么多无辜,就想这么一走了之?”

“嘿嘿,就凭你怕是拦不住我,你手里拿的是女娲逆灵杖吧,可惜了,既然一心求死那我只好便送你一程了。”男子声音迷幻应当是用了变音之法,根本听出是何人,虞曼殊现下不敢奢求太多,只想揭下男子面具一看究竟。

面具男子说罢黑袍飞旋,一个箭步跳上前来手中红色气浪冲天,大开大合朝着虞曼殊径直劈下,虞曼殊向后跳离,气浪将树从中间生生撕裂在地上击出一个深坑。

气浪太过强劲虞曼殊落地时竟未站位踉跄了几步,这时男子一个飞身已是冲至虞曼殊身后,手掌一抬击在虞曼殊背部,只经过增量投放觉胸中一炙,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扑倒在地。

面具男子手下丝毫不留情,接着又跳起双手集合成两道气浪向着倒地的虞曼殊猛击过来,虞曼殊翻身朝上已是来不及躲闪,便将逆灵杖对向袭来气浪。

轰的一声~只见林中深处一道黑色光柱冲天而起,震的整个树林鸟兽四散。

面具男子御风悬浮空中,心有余悸侧头向上看着黑色光柱击去的方向说道:“真是危险,被着灵力击中了可是够我喝一壶了。”说罢低头向虞曼殊看去,此刻虞曼殊下体已是摇变成了蛇身,蛇身之上布满尖锐鳞甲。

虞曼殊化为蛇身后如当年寿麻城外吴林信一般,速度徒增,而与吴林信唯一不同的是,虞曼殊化蛇后额间生出了一个青蓝菱形的花纹。

虞曼殊蛇尾一扫跳起如一道闪电一般,右手抬起向面具男子击出数道气指,面具男子御风空中左右躲闪,生生避过了全部气指正待发力时,虞曼殊突然闪至他的身后,高举逆灵杖顺势向下劈去,逆灵杖化作万丈光芒,咆哮着倾泄而下。

面具男子大惊双掌画出一个圆形光气转身朝头顶挡去,光气与逆灵杖击在一起炸裂开来,两人都被气浪飞卷落地。

虞曼殊此刻已是倾尽全力,喘息急促,左手握着逆灵杖,右手中已是在方才对抗时偷偷摘取下了男子的面具。

男子长的獐头鼠目,面目狰狞,一口尖嘴獠牙长相实在令人惊恐,男子邪笑着看了看虞曼殊手中面具说道:“小丫头的法杖着实了得,我放你一条生路不走,却非要还自寻死路,看见我的容貌那你可就必须得死了。”

男子双拳紧握,仰天怒吼全身灵气暴涨,火红色的灵气四溢散开犹如熊熊烈焰一般,扫过树木枝叶竟都被气浪灼烧消散,来势极其猛烈,虞曼殊只觉一股强劲的压迫感压得自己喘不过起来。

男子大喝一声从手中祭出一柄血色长剑,正是刺杀土神时那把沾了桂汁的长剑,一个箭步飞身上来对着虞曼殊左砍右刺,虞曼殊立时将蛇尾包裹住自己,蛇身上的鳞甲如刺刀一般耸立而起。

长剑击在蛇身鳞甲上犹如劈砍在金甲铁盾一般,男子眼见长剑无法刺穿蛇身急红了眼劈砍的势头与速度更加猛烈。

‘叮叮叮’

两个身影伴着一道烈焰红光在林间划过,气浪划过之处草木横飞炸裂开来,蛇身有几片鳞甲已被砍落,但始终无法贯穿,男子似是发了疯的野兽一般两眼血红,咆哮着不断劈砍。

虞曼殊眼看鳞甲难以抵挡骤然停了下来,将剩余灵力汇集于蛇尾,男子一剑刺来,蛇尾从侧面横扫向剑身。<标普下调荷兰长期主权评级至AA+ 上调塞浦路斯评级至B-/p>

“咣当~”剑身齐齐从中间断成两截。

虞曼殊与男子打斗时久又催动逆灵杖对灵气的消耗过大,此刻已是精疲力竭,无法在与男子搏杀,她将揭下的面具紧握手中,此刻只想全身而退,可眼前之人已是杀红了眼,怎会让她逃脱,虞曼殊用蛇身将自己整个包裹起来一动不动。

男子望向虞曼殊又看了看手中断剑,将断剑扔了出去,断剑落地插在泥土之中,男子紧闭双目吁了一口气,嘴角扬起一道邪魅的笑容喃喃道:“女娲族果然了得,还有龟缩护体这么一手,这一招就不知你能否接下了。”

男子运气汇集在两掌之上,双手贴扶着蛇身,骤然一股滚烫的烈焰在林间涌动,被蛇身包裹的虞曼殊大汗淋漓觉得自己血脉翻腾,像是被扔进了熔岩烈火一般。

“噗~~”一口鲜血从胸中喷涌而出,溅射的周身全是鲜红,虞曼殊自知已是撑不过去了,她将手中面具塞入胸前的衣内,若是丧命于此也能为公孙掣留下一星半点的线索。

蛇身依旧包裹着虞曼殊,可此时她全无只觉,已不感觉疼痛了,闭上双眼微微一笑留下了一颗晶莹的泪光。

宝宝健脾胃的药有哪些
通化好医院牛皮癣
北京治疗男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