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异世界的白狼第章归程苏醒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异世界的白狼 第249章:归程:苏醒

图克是一名圣光教会的普通教士,一个月前,他所属的分部在圣光教会南方省主教的命令下,前往极南境搜索毁灭教派的踪迹,他们的确调查到了一些异常现象,不过这个异常和毁灭教派没有什么关系。

他们看到了数万只哥布林的尸体,这些家伙不知道被谁给抛尸野外,最后成群成片的死掉了,这就导致了大量的是一个集温泉、餐饮、客房、娱乐设施于一体的综合性国家级旅游景区。位于通往佛教圣地五台山的忻州食尸鬼滋生,初步看的话,至少得有上千只食尸鬼,它们身上携带着诸多病菌与寄生虫,而且饥肠辘辘,一旦吃光了哥布林的身体,就会开始迁徙,这对于南方省的安全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小队的成员们认识到这个情况相当严重,食尸鬼灾难的破坏力并不亚于邪教暴动,他们必须要尽快返回南方省,将这则消息告知最高主教,让他们提前做好抵挡食尸鬼灾难的准备。

在商讨之后,一行人决定放弃眼前的任务,而后立刻展开了行动,他们折返回北方,按照来时的路线,走最近的直线距离,争取能尽快赶到南方省去。

然而天不遂人愿,就在调查团距离南方省边境只有四天的路程时,突然天降大雨,道路泥泞,无法前行,小队长做出了一个让他后悔终身的决定,那就是暂且在旁边的村子里住上一夜,等到第二天再考虑赶路的事情。

本来队长的计划是,等到了明天,无论天气如何,都一定要出发,因为这个消息拖不起,食尸鬼可不会管今天会不会下雨,他们的眼里只有吃和繁殖。

教士们已经连续赶了数天的路,身心俱疲,在得到了村民们稍显热情的欢迎后,虽然觉得这个村子处处透着诡异,还是很快入睡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和白狼调查到的一样,原来这里的村民早就被邪教徒腾笼换鸟,现在的村民全是邪教徒假扮的,他们的目的本来是腐蚀此地的圣光教堂,为血腥圣珠积蓄能量,没想到却意外遭遇了一支落单的圣光教会小队。

在入夜之后,等到这群疲惫的教士全部入睡,毁灭教派便展开了残忍的杀戮,许多教士都是在睡梦中被人抹了脖子,有一小部分教士比较警觉,他们在白天有所察觉,所以暂时没有入睡,图克就属于他们的一员。

在意识到自己被毁灭教派阴了一把之后,这些幸存的教士展开了殊死一搏,试图进行突围,然而大雨滂沱,敌人的人数又数倍与他们,这群教士的突围行动失败了,图克也在混乱的战斗中被人敲中了脑袋,随即便倒在了地上,人事不知了。

幸运的是,由于天色已晚,而且下着大雨,邪教徒们并没有仔细的检查尸体,这才让图克逃过了一劫,成为了二十个人的小队里唯一的幸存者。

这两天对于昏迷的图克来说,就宛如地狱一般,由于一直在昏迷中,他已经没有了时间观念,只是在不停的做着噩梦,在梦里,一只巨大的黑狼正在不停地撕咬着他的脑袋。搞得他痛不欲生。过了一段时间,他又感觉自己身下正在不停的震动,冰冷的东西不间断地打在他的身上,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也许是巨龙的口水吧。

到了最后,那种颠簸感总算是消失,他觉得自己像是从地狱回到了人间,他似乎听到有人在自己耳边说话,但是却听不清楚对方究竟在说些什么,过了一会,交谈声消失了,似乎有什么东西走了出去,随后图克再度陷入了昏迷。

周围的环境很舒适,身下就像是有一个小火炉一样,正在不断散发着热量,让图克置身于温暖的环境中,一时间,他还以为自己已经到了天堂,但是身体上的疼痛却在无时无刻提醒着他,他还活着,他还没有死。

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有温暖的水流入他那又干又痛的喉咙,犹如甘泉一般,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有人为他盖上了一层被子,随后他就忘了这些事情,继续“在先军革命的继承者、未来的主人公金正恩同志的指导下昏睡。

就像是奇迹一般,在昏迷了两天两夜之后,圣光教会的教士图克总算是醒了过来,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之后,虽然他现在身体乏力,头昏脑涨,可是毕竟还是醒过来了,总算脱离了危险期。

刚睁眼时,教士只能看到一片漆黑,搞得他还以为现在是夜晚,不过很奇怪,天空中没有星星,耳边还能听到淅淅沥沥的雨声,但是却没有雨滴打在身上的感觉。

自己的右方似乎有什么在发光,圣光教士挣扎着站了起来,转过头,发现那是一个正在发出昏黄色光芒的符文法阵,这让他有些诧异,图克对着符文法阵有着一定的了解,但是却从来没有听说过照明法阵的这种东西。

“莫非我是被一名强大的巫师救了?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刻画符文法阵,同时击败那么多的邪教徒了吧。”图克用他那有些不太灵光的大脑思考着,从某种程度上讲,他的确是猜对了,因为白狼确实是一名强大的巫师,也确实是白狼救的他。

“你醒了?”一道悦耳如同风铃般的女声突然从他耳边响起,吓了图克一跳,他赶紧转过头去看,发现询问他的是个女人,这女人头顶竟然长着猫耳,身后还有一条甩来甩去的尾巴,莫非是这位异族巫师救的自己?图克觉得更惊讶了。

“好好休息,你的身体还很差,我们为你准备了一些食物,随便吃些吧,口渴的话,这里也有热水。”另外一个男声,从图克的右传来。

教士这才注意胜出后的奖励也越为的丰厚。除了丰富的经验和金钱到眼前的猫女身旁还有一个男人,她正紧紧搂着这个男人的胳膊,靠在他的肩上,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图克感到稍微有些不适,他觉得这个猫女长得相当漂亮,也许自己能够和她发生一些什么,没想到她竟然已经有“主”了。

圣光教会不是禁欲教会,其成员是可以结婚生子的,而且教会的要求是严格的一夫一妻制,偷情与**被认为是不道德的行为,这是圣光教会初创时,那几位白衣主教以圣光的名义颁布的条令,并一直延续至今。

“我叫理查德,是一名冒险者,这位是我的妻子,朵莉。”理查德淡定的介绍着自己和朵莉的身份,内心却着实有点慌张,在白狼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他们俩总算是走出了最后一步,也不知道白狼在知道这件事后会怎么想。

“哦,我咳咳我是咳”图克想要开口说话,却发现自己的嗓子痛的不行,根本说不出话来,吐出一个单词就要咳上几下,这样一来嗓子就更疼了,更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是圣光教会的教士,对吧?你先休息就好,把身子给养好再说。”朵莉对着教士微笑道,同时离开理查德,给图克端了一杯热水,又拿了一些干粮。

图克微微点了点头,不过他只接过了那一杯热水,没有接过干粮,现在的他还是处于高烧的状态,实在是没有胃口吃东西。

喝完水,图克就躺到原来的地方,现在他终于弄明白那些热量是从哪来的了,他的身下有着几个符文法阵组成的法阵阵列,其唯一的作用似乎就是为躺在上面的人,也就是他,提供一些能够御寒的热量。

想到这些,图克就算是脑子再不灵光也清楚这意味着什么,炼金材料是非常宝贵的,而这一位巫师竟然舍得耗费这么多炼金材料,只为了和定时爆炸妥善思考!拯救他的生命,这让图克在感动之余,也有些惶恐,这么多炼金材料的钱,只怕他这辈子都还不起。

在教士的眼中,冒险者都是把金钱看的比自己生命一样重要的,现在他竟然舍得用出这么多炼金材料,这让教士对冒险者的看法大为改观,同样的,冒险者应该不会使用魔法,那么巫师就应该是他的夫人,朵莉巫师小姐了。

“谢谢您咳理查德先生还有尊夫人咳。”图克再躺下前,向面前的两人深深鞠了一躬,以表达自己的谢意。

“你没有必要感谢我们两个,真正把你从邪教徒手中救出来,为我们挖这个庇护所,还用自己的鲜血为你刻这些法阵的,可不是我们,不过他现在不在这里,你可以再睡一觉,等你再醒来时,应该就能见到他了。”理查德也笑了,并且友善地的扶着圣光教士躺下。

“他咳他是谁?”教士困惑的问道。

“这个,一时半会没法跟你说清楚,你要是不亲眼见到的话,也很难相信我的话,我只能和你说,他是一个好人,一位好巫师。”理查德思考了一会后,这才回答道。

一个能与人交流,能使用符文法术的狼,这件事说起来实在是有些耸人听闻,为了不让这位教士太过在意,为了能让他安心养病,还是等他病好了,或者是白狼回来之后,再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他比较好。

上海哪家医院治妇科好
宝鸡治白癜风专业医院
济南白癜风最好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