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巅峰至主第二百二十五章呼瀚的请求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巅峰至主 第二百二十五章 呼瀚的请求

看着羽飞童那狼吞虎咽的吃相,赞弥又再度的说道,“勇者大人,刚刚你所使用的丹药……?是不是三级黄丹?”

“哦!你说那丹药啊!”羽飞童将嘴里的食物咽了下去,“确实是黄丹!不过我可没有多少了!你别打它的主意啊!”

“不敢不敢!”赞弥赶忙恭敬地道,“赞弥唐突的问一句,不知道那丹药是勇者大人购买得到的?还是自己炼制的呢?”

“你开玩笑呢吧?”羽飞童放下了手中的割肉刀,脑袋摇的跟个拨浪鼓一样,“我那里有能力炼制三级丹药啊?你可是高抬我了!”

“我这些丹药,有一大部分,都是我嫂子送我的!她家特别有钱……!呃……咳咳!”羽飞童看着赞弥,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两声,“总之我嫂子给了我一些丹药……!嗯嗯!”

赞弥微微一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羽飞童哈哈一笑,再度的大快朵颐了起来!

而就在羽飞童闷头大吃的瞬间,赞弥却朝着呼瀚,瞟了一个怪异的眼神儿,而呼瀚仿佛是心领神会,两个人就这样用眼神儿,不知道交流了一些什么东西!

而羽飞童对于他们的议论,却全然没放在心上,只是低头的吃着,然后照顾着一边的轻蝉,另一边的小狮子!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羽飞童拍了拍自己拿圆鼓的肚子,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而身边的轻蝉早早的就已经吃完了,当然还有身边的那头狮子!

看着轻蝉和小狮子,羽飞童突然地站起了身,朝着呼瀚薇薇抱拳拱手,“感谢呼瀚大人的招待,但是看来大人还有着要事要忙,那在下也就不便再打扰了,我和轻蝉这就离去了!”

说着话,看了一眼轻蝉和小狮子,轻蝉自然是乖巧的赶忙站起了身,而那小狮子,更是屁颠屁颠地来到了羽飞童的脚下!

“这风龙核,就当做是羊群的赔偿,您务必要收下!”羽飞童接着道,“我刚刚也听了几耳朵,您的对头看来很强大,这风龙核,您也正好拿来傍身,以防有人对您有所不轨!”

说着,羽飞童再度的一抱拳,便即转身,跟轻蝉还有小狮子,朝着帐篷之外走去!

“勇者留步!”呼瀚突然急忙的叫着道,“勇者请留步!”

听着呼瀚的呼喊,羽飞童停住了脚步,回身看了呼瀚一眼,“呼瀚大人还有事儿?”

“确实有事!”呼瀚倒并没有做作,直言不讳的豪爽性格,让的羽飞童十分喜欢,至少这就可以证明,此人不会耍些太让人不屑的心机!

“哦!?”羽飞童咦着道,“我能有什么事情,是可以帮到呼瀚大人的?这倒是新鲜了,我洗耳恭听!”

呼瀚紧走几步,来到了羽飞童的身边,“勇者!我希望你可以留下来助我们一臂之力!帮我们对抗翁扎木!”

“开玩笑吧?我不过就是一个人,又能能做什么?我恐怕还比不得在座的几位!”说着,羽飞童环视着整个帐篷里,那些一个个身上,满是血腥杀气的家伙们道!

“要说打杀,我和诸位相比,恐怕就是手无缚鸡之力之流了,要论斗心机,斗计谋,恐怕赞弥先生,那当真是智多星般的军师!”

“所以说啊!”羽飞童双手环抱在了脑袋后面,“我还真不知道能帮得上什么忙啊并不断表态支持中小企业发展?”

“勇者不要这么说,你气宇不凡,绝对不是等闲之人!我呼瀚看人还是很准的!”呼瀚拍了拍胸脯道,“就当我呼瀚请求勇者,帮我一次!我不要勇者的风龙核,因为君子不夺他人之美!”

说话间,呼瀚将桌子上的风龙核,递到了羽飞童的手上,然后看着羽飞童,“若是勇者非要赔偿我的羊群损失,那么就请帮我这一次!”

“唉!”羽飞童叹了口气,“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若是不答应,倒显得我太小家子气了!好!就依了你了!说吧!我能帮什么忙?”

看着羽飞童满口答应了下来,呼瀚的脸上微微绽开了一点笑容,“明天我们要和拓托风雅商谈合作一事,但是这只不过是下下之策,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翁扎木手下的那名丹师!”

“我希望你能帮我们除掉那丹师!若是能生擒他,那自然是最好,而且你的面孔生疏,所以……所以我们即使被怀疑,翁扎木那老家伙,也拿不出什么证据来!”呼瀚看了看羽飞童,并没有隐瞒自己心中所想!

“够痛快!说话不拐弯抹角!虽然说得有些不太入耳,让人心中厌烦,但是至少是在!”羽飞童笑着道,“丹师……!当真还挺棘手啊!”

羽飞童微微的吐了一口气,“弑戮丹师!其罪当诛啊!”

“勇者放心!只要你将丹师解决之后,我们会立刻展开对于翁扎木势力的清除,您是绝对不会有事情的!我以性命担保!”

呼瀚拍着胸脯,打着包票道,“只要我们与拓托风雅谈妥条件,边就能够开始动手这项计划!绝对万无一失!”

“随便!只要到时候给我个信儿就行!”说着话,羽飞童看着轻蝉道,“我们走吧!”轻蝉微微一点头,然后竟然直张师傅开着他的出租车在古墩路由南向北行驶到星艺街路口时接的,拉住了羽飞童的手,两个人一头狮子,就这样出了那巨大的帐篷!

“呼!”羽飞童呼了一口气,“没想到这顿饭,还吃出了一条人命!”

身边的轻蝉拉着羽飞童的手,“你真的要做吗?这绝对是九死一生的事情!虽然是一级红丹师,但是对于我们这里来说,那依旧是天上的至宝一般!翁扎木是绝对会派最厉害的勇士看护着他的!”

“放心放心!”羽飞童卡着轻蝉那一脸关切的模样,抬手揉着她那一头,墨绿色的头发安慰着道,“我可是很强的!不用担心我!”

“可是……,可是!”轻蝉还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而羽飞童也只是笑而不语!

两个人就这样对视了一会儿,羽飞童将手里的风龙核,递到了轻蝉的手上,“这个留着给你傍身,我只要离开你身边,你就要小心呼瀚和其手下,虽然伪君子让人防不胜防,但是真小人却是当真要提防的!”

轻蝉接过羽飞童手上的风龙核,狠命的点着头,然后声音似乎是有些抖动的道,“你……!你一定要平安回来……!只要你平安回来!我们就离开这空临城!这勾心斗角的城市,我一刻也不想多待了……!”

“嗯!只要我成功,我就回来接你!”羽飞童再度的宠溺法医已对患者进行尸检。漳州市医院表示般的,揉了揉轻蝉的头发,而轻蝉也是享受着羽飞童的安抚!

良久,两个人才肩并肩的,朝着轻蝉帐篷的方向,缓步离去,夜色依旧深沉,而且也泛着一丝清冷……!

翌日清晨,羽飞童被一阵嘈杂声音,吵醒了,而身边的轻蝉,还有那小狮子,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起身出了帐篷,却看到轻蝉正在和一群家伙说着什么!而小狮子就在轻蝉的脚边!

看到羽飞童出来了,轻蝉回头笑了笑,然后像一只翩然的蝴蝶一般,飞奔了过来,“你醒了?”

“他们是……?”羽飞童看着不远处的四五个家伙,问着道。

“他们是呼瀚大人的手下!说是来请你去的,好像是昨晚上说的事情,有了变化!”轻蝉显得很兴奋,“而且今天与拓托风雅商议联合之事,也需要你一同前往!太好了!不用做那么危险的事情……,当真是太好了!”

看着轻蝉那副快要喜极而泣的模样,羽飞童不由得微微皱眉,“他们是来接我去参加什么议会的?”

“是啊!”轻蝉道,“看来这其中变故不小,否则呼瀚大人,是绝对不会就这么改变主意的!”

“嗯!”羽飞童点了点头,朝着轻蝉道,“我现在去一趟,看看他葫芦里面卖的究竟是什么药,小狮子!保护好轻蝉!还有你!傻丫头……!”羽飞童说着话,笑了笑,“你太天真了!不要被表象迷惑了!我走了之后,多观察自己身边,小心提防知道了没有?”

“嗯嗯!”轻蝉点着小脑袋,一个劲儿的应承着,而羽飞童也是朝着那群家伙疾步走去!

兰州妇科哪好
长沙治疗阴道炎费用多少钱
南京哪家男科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