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知识

酋长别打脸第443章战战战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7-08

酋长别打脸 第443章 战!战!战!

大酋长!

大酋长!

城头上的野人们,齐声高呼,神色狂热,仿佛不用尽全身的力气,就无法表达对夏野的崇拜一样。

夏悚带来的亲卫,都是夏氏一族的精锐,可此时他们的脸色,也都变得难堪和忌惮了。

以他们的经验,能够看出这些野人,不是迫于夏野的高压统治而高呼,而是真的崇拜他。

要说夏氏精锐最怕的是什么,不是实力强横的敌人,而是这些宛若被洗脑了一样的追随者,因为他们真的会为了大酋长舍命死战。

“你这个夏氏的叛逆!”

夏悚怒骂。

“呸,你也有脸说这种话?要不是主人的父亲,你的骨头早烂掉了。”

星期五吐了一口浓痰:“忘恩负义的家伙,是你!”

夏悚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现在有些后悔孤军深入了,夏野能够攻下太丁部落,不管他用了什么办法,都说明他或者部下,实力强悍,有某种强大的底牌。

这样的情况下,自己的生命安全是无法保障的,可是这也怨不得夏悚,毕竟换了谁,也不认为一年前,还是一个住在夏城贫民窟的贱民,会拿到这种奇迹般的成就。

“我倒霉的弟弟呀!”

夏悚心头嘀咕完,立刻吼了下来:“夏野小儿,你不要张狂,我的大军很快就会抵达,到时候,屠城杀人,你们一个都别想活!”

“让他们来呀,开打之前,我先把那之前那五万人马的人头给你们看看!”

星期五大叫。

嘶!

这话一处口,夏悚一行的脸色就变得僵硬了,虽然知道太丁部落陷落,肯定要死不少人,可是亲耳听到对方说出来,还是很震撼的。

“哦,我数错了!”

星期五扳了扳指头:“这个部落本来就有两万多人,再加上你派来的三万,远远超五万了。”

“没错,这还没算上夏太丁之前派去荒域那些兵马呢!”

鬼爷笑嘻嘻,可是落在亲卫们眼中,却是恍若恶魔一样的邪恶表情。

已经没有人说话了,城头下的气氛,凝重的可怕。

夏悚的脸色,比发现老婆偷人还要难看。

太丁部落因为地处边境,所以是一个不怎么从事生产的战争部落,再加上作为轮战的前线,这里不仅都是战兵,而且都有三年以上的作战经验。

这些人战损,对于夏氏来说,损失太大了。

“还有我的骑兵!”

夏悚的嘴唇都开始哆嗦了,夏氏一共有一万骑兵,现在全灭,那么意味着失去机动力量,很多战术都无法使用了。

想要重新组建骑兵,就算战马不缺,人员也暂时培养不起来。

至于弓兵,自然也比步兵贵,可是打击太大,夏悚已经顾不上心疼他们了。

“喂,喂,冷静下,别气死了呀,不然我们还怎么复仇?”

星期五挤兑。

“没错,我们还打算活捉了你以后,好好的炮制一番,你可别轻易就死掉。”

菘果奶声奶气的提醒,啪的一下,丢下来一个桃子:“来,吃个水果冷静下!”

“混账!”

亲卫们大怒,大族长这是被当作猴子戏弄了呀,有十几个甚至摘下了长弓,准备射杀菘果,可是终究是没敢出手。

现在这情况,明显是己方不利,所以不敢节外生枝。

“夏野,太丁部落比起夏城,不过是萤火与皓月,你以为拿下了这里,就能攻下夏城?”

夏悚嗤之以鼻:“等着吧,不出三天,我必破此城,拿下你的人头,咱们走!”

就在夏悚一抖披风,准备离开的时候,夏野开口了。

“能不能别再虚张声势了?”

夏野挑了掏耳朵:“别把所有人当成了蠢货。”

“你这是什么意思?”

夏悚看似询问,可心头咯噔一跳,猜测着自己的战术是被识破了,还是夏野在不服气的说大话。

“按照你到来的时间推算,你肯定是接到斥候的汇报后,不相信我打下了太丁部落,于是第一时间赶来查看。”

夏野笑了:“大军?你家的大军就算只有几千人,难道出征不需要准备粮草?没个十天半月,来不了的。”

“就算来了,几千人也没用呀!”

菘果嘴角一撇,得意的炫耀:“顺便说一句,我们打下这个部落,没有耗费一兵一卒。”

“走!”

夏悚没再回嘴,而是低吼一声,调转马头便开始狂奔,此时不逃,就要凉了。

驾!

驾!

亲卫们甩动马鞭,狠狠地抽打坐骑。

便在此时,城头上,呼啦啦的升起了一片双足飞龙,犹如乌云一般,朝着这边呼啸而来。

“哼,真以为我是闲的蛋疼,才会和你说这么多话呀!”

夏野讥讽,就在说话的时候,他已经悄悄的让人给阿布带了口讯,让他们准备作战,这一次,可是龙人空骑兵,全体出动。

城门打开,珈朵带着森林女神近卫团,骑着战马,一涌而出。

“大族长,他们追上来了。”

亲卫队长回头,望着天空,神色紧张。

“不要怕,只要他们进入射程,立刻反击。”

夏悚吩咐。

他看似镇定,但知道这一次,亲卫们恐怕要死伤不少了,空骑兵居高临下,压制射击,优势太大,而己方在狂奔中还击,除非敌人的幸运值掉光,基本上不会中目标。

“全体准备战斗!”

亲卫队长呼喝,他本人擅长射箭,在部落中可以排进前三,而且本身用的也是一把价值上百万刀币的名弓,所以挽弓搭箭,瞄向了天空的阿娜。

咻!咻!咻!

三支羽箭呼啸,带着绿色的光芒,宛若一枚枚流星,撞向了阿娜。

亲卫队长的战术很简单,只要干掉一个,其他人就会忌惮,士气大跌,不敢追的太狠。

阿娜的骑术精湛,操控双足飞龙,突然向右连续滚筒侧翻,直接避开了三支羽箭。

随后,蒸汽步枪开火。

砰!

咻!

子弹撕裂空气,擦着亲卫队长的脑袋射过,打在了马头上。

啪!

战马硕大的头颅就像是被棒球棍全力击中的西瓜,直接爆开了,白色的脑浆和红色的鲜血洒了开来。

战马四蹄一软,倒向了前方。

亲卫队长的骑术也不错,匆忙的摘登下马。

轰!

战马轰然倒地,荡起了大量的烟尘,亲卫队长要是反应稍慢一点,这会儿已经被战马的尸体压住了。

“这是什么武器?”

亲卫队长瞟了一眼爱马的尸体,又看向了天空,满脸惊骇欲绝。

要知道,部下们的长弓都是精品,夏悚花费了大量的金钱,找大师锻造的,因此射程要比普通的长弓远上三分之一的射程。

别小看这三分之一的距离,敌人射不到你,你能射到敌人,这是多么巨大的优势!

可是现在,敌人那种会发出一声怪响的武器,不仅射程更远,杀伤力也更强。

一枚樱桃大小的青铜圆球,竟然可以把战马的脑袋打碎,这简直太可怕了。

“队长,上来!”

一个年轻的亲卫策马而来,身体一侧,将手伸向了亲卫队长。

“大家小心,敌人的武器很诡异。”

亲卫队长喊着,拉住了亲卫的手,正准备借力跨上他的战马,枪声再响。

砰!砰!砰!

人类和战马的惨叫顿时响作一团,至少有七、八十人身上冒着血花,一头栽翻。

看到这一幕,亲卫队长头皮发麻,身上的汗毛全都竖了起来。

这些敌人,全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兵。

他们攻击的目标,是最前面那些骑兵,他们受伤倒地,不仅让后面的骑兵看了个一清二楚,受到惊吓,战意重创,更会形成一个人为的障碍,阻碍大家奔跑。

这些横七竖八躺着的骑兵和战马,就像是拒马一样。

一些骑兵不想伤害同伴,要么减速,要么变向,于是让现场更慌乱,还有一些,躲不开了,直接策马冲了过去。

战马强壮的马蹄,在狂奔中,蹬踏在那些受伤未死的人身上,想想都知道是什么恐怖的结果。

“不要躲,不要减速,直接冲过去!”

夏悚大吼。

这种时候,就能看出他身为大族长的决断了,骑兵必须尽快逃离这里,一旦减速,死亡几率会大增。

“冲过去!”

亲卫队长大喊,可就在这个时候,第二波攻击到来。

弹丸犹如冰雹,席卷而下。

砰!砰!砰!

又是一片骑兵倒地。

“队长,你没事吧?”

亲卫刚问完,一枚弹丸便从脖颈射入,从胸膛飞出,留下一个碗口大的伤口。

啪!

亲卫队长一把抓住了要摔下战马的部下,一边伸手去堵伤口,一边呼喊:“你没事吧?”

亲卫咳咳的吐着鲜血,眼神涣散。

“该死!该死!”

亲卫队长大骂,忍着心痛,把他的尸体推下了战马:“朝歌的杂种们,我和你们此仇不共戴天。”

其他骑兵,也在胡乱谩骂吼叫,只有这样,才能发泄掉心头的郁闷和恐慌。

崩!崩!崩!

弓弦声震颤,骑兵们反击了,可是羽箭根本飞不到龙骑兵所在的高度。

“不要杀那个大族长,要活捉!”

阿布咆哮,提醒族人,他知道夏野和这个家伙有仇,所以一个活口,绝对可以让他在夏野心中的地位大增。

策马狂奔的夏悚听到了这话,只觉得脑门上青筋暴跳,肺都要气炸了,自己一生中,可从没被一个年轻人逼得这么狼狈过。

要说夏野是其他部落的大族长,夏悚也认了,可他偏偏只是一个贱民,对,还被献祭了血脉。

“我一定是在做梦!”

夏悚呢喃,恨不得立刻醒来,可是身后不停地传来的惨叫和哀嚎,让他的心头一片悲凉。

很快,身后的惨叫声小了下去,奔腾的马蹄声也小了下去,夏悚露出了一个惨笑,因为他明白,这是亲卫在不停地的阵亡。

这些可都是部落的精锐呀,其中过半都是英雄境的强者,结果却惨死在这种毫无意义的地方。

夏悚的心在滴血,损失实在太大了,可他又毫无办法,这就是空骑兵,打不到对方,有再强的实力有个屁用?

“不行,不能拖下去了。”

这才仅仅过去二十分钟,夏悚就被逼得,不得不使用压箱底的保命底牌了,他一把扯掉胸前的衣服,随即用力咬破左手拇指,将鲜血涂抹在胸前。

嗡!

纹在整个胸膛上的玄鸟刺青,顿时亮起了红色的光芒,四周的元气也开始向他涌动。

“遭了,要出事!”

阿布表情一凝:“不要等了,全体集火,打下他!”

如果对方跑掉,还不如留一具死尸。

砰!砰!砰!

枪火耀眼,弹丸打在夏悚身上的时候。他突然化作一只玄鸟,飞射了出去,速度极快,几乎脱离视野的捕捉。

“追上去!”

阿娜大喊,可是双足飞龙的速度,完全处于劣势,仅仅一分钟后,就失去了夏悚的踪影。

“该死,跑掉了。”

阿布气急,于是那些残存的骑兵倒霉了,一个活口都没留下,全部被射杀后,脑袋又被龙人砍下,带回了部落中。

部落,议事厅。

“大酋长,属下无能,让贼酋跑了。”

阿布说着,就要跪下来。

夏野赶紧上前,扶住了阿布,不管对方真心假意,这个跪拜,自己是受不起的,不然龙人们肯定会有想法。

“没关系,夏悚要是死了,我还不乐意呢!”

夏野安慰阿布:“我要让他亲眼看着自己的部落,一点点的分崩离析,走向覆灭。”

确定夏野不是开玩笑后,阿布的负罪感少了很多,继而内心中,又多出了一抹惊叹。

夏野这想法,简直霸气。

“继续按照原定计划行动,不要慌张!”

夏野吩咐。

看着冷静的夏野,每个人都觉得格外的安心,此战不胜,天理难容。

夏城。

一路逃回的夏悚,脸色苍白,浑身高热,生起了大病,除了因为激活血脉逃命造成的损伤,更多的是怒火攻心,被夏野气的。

换了谁的部落遭遇这么大的损失,没有直接气死,就是谢天谢地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夏允芝一直都在找夏悚的麻烦,所以在他回来的当晚,就带着一群部落高层找来了。

夏悚张了张嘴吧,却是什么都没说出来了,真的是,羞于启齿呀,早知道今日,当初就该宰了夏野。

婴儿护脐贴要贴多久
乌鲁木齐白癜风
兰州白癜风医院收费高吗